出品:科普中国军事科技前沿

问:末敏弹是一款什么样的武器?其威力如何?

  作者:海权社工作室

图片 1

  监制:光明网科普事业部

末敏弹,就是一种智能灵巧弹药,它的战斗部是一种爆炸成型弹丸,也就是常说的EFP战斗部或者是自锻破片。这种战斗部和空心装药破甲弹一样都拥有一个药形罩,只不过EFP的药形罩夹角特别的大,一般在120度以上;破甲弹的药形罩夹角特别小,一般在90度以下。用于侵彻的弹丸是一种动能战斗部,大多以子母弹的方式进行投放(当然在阿富汗中也被大量应用到路边炸弹),大多执行反装甲的任务。

  从坦克诞生的那一天起,人类就开始寻找打破这种身披重甲的战争巨兽的方法。从最开始的集束手榴弹,到战防炮、反坦克步枪再到后来的各种水平面上的反坦克武器,再到立体的反坦克武器。反坦克武器的发展和人类战争的发展也是同步的——从水平面上的战争到立体的空地一体化的战争,而那些垂直攻击坦克顶盖的武器常常让坦克兵谈之色变,这其中就包括末敏弹。

爆炸成型弹丸

▲这是一个爆炸成型翻转弹,大多EFP战斗部都是这种翻转弹,杵体弹很少,下图是美军在阿富汗缴获的制作EFP战斗部的药形罩,可以看到其角度特别大

众所周知,破甲弹依靠金属射流来击穿装甲目标,但是破甲弹的药罩在形成高速高温高压金属射流的同时还会形成一小段的金属杵体,只不过这个杵体并不参与穿甲过程,但是当药形罩角度特别大时就会形成一大段固体的杵体以及少量的金属射流,这个杵体的速度一般能达到2000米到3000米每秒,这样就成为了一个高速动能穿甲战斗部。此外还有一种药形罩在装药作用的过程中会产生翻转现象,而不是形成杵体和金属射流,这时候同样会形成一个高速的穿甲侵彻体。

图片 2

反坦克末敏弹

▲末敏弹实物图和他的作用过程,此外末敏弹还可以通过大口径榴弹投放

反坦克末敏弹一般以子母弹的方式通过战机或大口径火炮投放,当里面的子末敏弹被抛出后,雷达波进行第一次测距,根据高度打开涡轮式降落伞并带动末敏弹旋转,弹体上的扫描装置(一般是红外探测器)开始做螺旋状扫描,继续下降到一定高度后解除战斗部的保险,当到达威力范围高度后如果扫描范围内有目标(比如坦克),起爆信号就会引爆EFP战斗部,形成的高速侵彻体就会轻易击穿坦克防护最为薄弱的顶部,如果到达最低高度还没有扫描到目标,弹体自爆,后来为了提高破坏威力,就出现了一种将大角度药形罩并列起来的多爆炸成型弹药。

▲可以看到末敏弹的EFP战斗部攻击坦克时在空中形成的烟雾以及白色的降落伞

这里咋们以美军装备的CBU-105子母弹为例(也就是集束炸弹),每个CBU-105子母弹有10个BLU108反坦克子弹药,每个BLU108反坦克子弹药里面又有4个末敏弹,4个末敏弹被BLU108通过高速自旋的方式甩出去,于是40枚末敏弹就开始旋转扫描目标,40枚末敏弹说不定还装有多个EFP战斗部,这样的火力密度足以对装甲集群形成毁灭性的打击。

与传统的弹药相比,末敏弹更具“智能化”。据悉,末敏弹的全称为“末端敏感弹药”,由于在弹头部加装了集成性的敏感器系统,弹体在接近目标时可迅速将其锁定,同时在自身控制器的控制下,调整姿态飞向目标,与此同时由于装备了毫米波雷达,末敏弹可前后两次对目标进行扫描,进而排除其他干扰成功完成任务。

而从威力上来看,末敏弹因为具备了上述“智能化”的优点,在战斗中的命中率相比一般弹药要高很多,给敌人造成的损失也同比增长,此外,由于它不需要像导弹那样装备复杂的系统,因而在使用上,又可以完全同一般的弹药一样进行维护和保养,可以说兼顾了成本和战斗效果。

总之,末敏弹是一款目前只有少数国家才能掌握的军事技术,这主要考验研发国包括探测、集成、抗干扰等多方面的能力,即便是美国和德国军方都在此技术上倾注了数十年的心血,足见其技术含量和难度之高。

很高兴回答这个问题,解答就在视频里,希望能帮助到你[祈祷]

, “ultra”: , “normal”: }} –}

不受限制的小核弹!

末敏弹,听说,其威力如何,不懂,愿听专业人士分析讲解!

  我国某型末敏弹

  末敏弹主要使用的是爆炸成型弹丸(Explosively Formed
Projectile,EFP),这种弹丸在早期曾经被称为自锻破片(Self-Forging
Fragment,SFF),这也是在军事爱好者群体中流传最广的一种称呼,当然在某些著作中这种弹丸也被称为米内斯-沙汀战斗部(Misznay-Schardin
Warhead)或者弹道盘(Ballistic
Disk),这种战斗部从分类上来看应该还是属于化学战斗部的,因为这中战斗部是一种另类的破甲弹,这种弹头再利用聚能原理将大锥角的金属药罩爆轰成为一个短粗的类似于穿甲弹(Armor
Piercing shell,AP)的高速侵彻体战斗部。

图片 3

  经典爆炸成型弹丸(图片来源:教材《弹药概论》)

  这种战斗部和其他的通过门罗效应形成的高温金属射流不同的是:

  首先,这种战斗部对爆炸的高度并不敏感,普通的破甲弹的最适炸高是弹头直径的两到三倍左右,也就是说80毫米的弹头最适炸高或者说爆炸距离是距离装甲160到320毫米左右,其他口径的破甲弹以此类推,而EFP战斗部可以再800-1000倍弹径的炸高上取得有效的攻击效果。

图片 4

  中国当前使用的PF89式80毫米火箭筒

  其次,因为这种弹头比较粗短,更像一发穿甲弹的缘故,所以说这种战斗部并不会受到各种反应装甲的削弱。要知道,无论是反应装甲的流性形变还是爆炸式反应装甲的高爆反应盒都能对破甲战斗部造成足够大的威胁,这也是世界上许多坦克都在装甲外面安装爆炸式反应装甲或者惰性反应装甲的原因。

图片 5

  二战德国使用的穿甲弹,从外形上看和EFP战斗部很像

  除此之外,这种战斗部的杀伤效果也要远远好过普通的破甲弹,因为破甲弹在依靠金属射流杀伤攻击路径上的目标之外,还依靠射流在穿甲过程中带起的装甲碎屑四处飞溅杀伤目标。但是金属射流带起的碎屑实在是太少了,所以破甲弹的杀伤效果长时间受到诟病,但是EFP的弹丸不仅可以进入装甲单位内部飞溅杀伤,还可以带起大片的装甲崩落,进一步扩大杀伤后效,装甲崩落的效果可以参考碎甲弹攻击轧压均质装甲(Rolled
Homogeneous Armour,RHA)。

图片 6

  碎甲弹造成的装甲崩落效果,EFP战斗部造成的装甲崩落效果类似(图片来源:教材《装甲防护基础》)

  所以这种战斗部被拱顶的末敏弹和路边地雷所使用,根据一些资料披露,以色列的SM122/7C
EFP反坦克地雷曾经在五十米开外将一辆苏联的T系列坦克的侧装甲炸的稀烂,此次事件的发生也让世人坚定了将EFP战斗部发扬光大的信念。所以人们将这种武器安装上了毫米波引信,对装甲车辆的顶盖进行攻击。

图片 7

  EFP战斗部击穿T系列坦克造成的巨大空洞(图片来源:教材《装甲防护基础》)

  世界主流的末敏弹的外弹径都是155毫米,一发炮弹携带2-3枚弹丸,弹丸的直径在130-150毫米之间,穿深可以达到100毫米以上。这些小弹丸可以再坦克上空起爆,并在红外和毫米波雷达的制导之下搜寻自己的攻击目标,并对坦克的“头皮”进行毁灭性的打击,可以说这种武器已经超越了攻击顶盖的标枪导弹,因为标枪破甲战斗部可以被爆炸式反应装甲削弱。

图片 8

  标枪导弹发射过程

  但是随着装甲技术的发展,人类已经找到了可以正面对抗空降的EFP战斗部方法,而且已经被成功是运用在了坦克之上。中国的99A坦克已经不再惧怕世界各国的末敏弹,因为中国的99A的顶盖的防护能力已经达到了三位数。中国的99A坦克的头皮的防护能力除了依赖于优秀的物理厚度还依赖于中国最近刚刚在该型坦克上面使用的聚能反应装甲,如果说爆炸式反应装甲是在坦克的外装甲上面集成了很多可以把手中的盾牌扔出去的小人,那么聚能反应装甲就是在盒子中集成了一排类似于圆柱形状的破甲单元。

图片 9

  利刃反应装甲模型,中间凹进去的圆柱体是聚能反应单元

图片 10

坦克徘徊花,末敏弹是大器晚成款什么样的火器。  聚能反应装甲的攻击效果

  在外层的装甲层被击穿的时候,聚能反应装甲单元就会被激活,然后这些单元就会像一发破甲弹一样击中正在侵彻装甲的高速侵彻体,如果侵彻体的横向强度不够的话,很容易在聚能反映单元的攻击下折断。即使是粗大的EFP高速侵彻体也不例外,即使这种侵彻体凭借足够大的直径没有被聚能反应单元切断,穿深也会因为失去了横向的强度而大幅下降。

图片 11

  被切断的穿甲弹弹杆

  所以说虽然末敏弹有着诸多的优点,但是这种弹药远远不能说是无敌的,从当前的陆地装甲水平来看,也远远没有到达攻远大于防的地步,最起码从现在来看,当今陆军的技术水平还处于一个攻防平衡的状态,但是在不就得未来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Armor
Piercing Fin Stabilized Discarding
Sabot,APFSDS)将大量使用复合材料弹芯。或许那个时候坦克的攻防将真正被打破。(图片除标注外,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