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一名驻阿富汗美军在一次“内部袭击”中身亡

这真的不是一个段子:就在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揭晓前的一周前,200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炸了199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据路透社消息,9月3日北约发表声明表示,1名驻阿富汗美军在一次“内部袭击”中身亡,另有2人受伤。

“误炸”?美国口径一天一变

  阿富汗塔利班则发表声明,称阿富汗安全部队一名成员向美军开火,造成4人死亡,多人受伤。

10月3日,非盈利组织“无国界医生”(法文名称: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缩写MSF)在阿富汗昆都士的医院遭到美军袭击,至今死亡人数已升至22人,包括3名儿童,数十人受伤。据《卫报》9日报道,袭击发生五天后,仍有33人失踪。过去四年,这里一直是阿富汗东北部唯一的同类设施。

  据悉,该名身份尚未曝光的美国服役人员是今年第6位在阿富汗死亡的美国人。

图片 1

  这起事件发生在周六(1日),正好是一年前三名美军在阿富汗东部楠格哈尔省遇袭身亡的时间。

14年了,阿富汗的战火从未真正熄灭。第五大城市昆都士市今年以来一直是塔利班武装攻击的重点目标之一。9月28日,塔利班攻占昆都士市,这是2001年以来塔利班首次攻占省会城市。

  据路透社报道,“内部袭击”
,通常指身穿阿富汗国民军制服的士兵调转枪口,袭击驻扎在阿富汗的北约军人。

为了避免战火波及,MSF早早将自己的定位告知交战各方。然而这一切并没有什么用。MSF主席廖满嫦)事后发表声明指责美军此次空袭是“战争犯罪”:

  据外媒早前报道,自2011年以来,致命的“内部袭击”就在阿富汗频发。西点军校现代战争研究所曾发布一份报告称:“内部攻击(在2011年)成为塔利班的首选作战策略,这个组织十分清楚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造成最大限度的效果。”

“轰炸当晚,在医院里工作的无国界医生员工,听到外面传来其后证实为一架美军飞机在空中多次盘旋的声音,飞机每次经过都向医院范围内的同一栋建筑物投下炸弹。被攻击的建筑物设有深切治疗部、急症室和物理治疗病房。该范围内的周边建筑物则几乎完好无缺。

尽管无国界医生已通报阿富汗及联军的军方领袖,空袭仍再持续了30分钟。这间医院广为人知,其GPS坐标亦定期与联军和阿富汗军事和民事人员分享,最近一次为9月29日星期二。

这次袭击不能以简单的失误,或战争无可避免的后果推搪过去。阿富汗政府的声明宣称,塔利班部队当时正利用医院向联军开火。这声明正好暗示是阿富汗和美国部队一同决定把一间全面运作中的医院夷为平地,而这相当于承认战争犯罪。”

图片 2

按照MSF的说法,美军的行为显然违背了《日内瓦公约》。根据日内瓦公约,作战军队不得袭击敌方的医疗单位,更何况是独立的第三方医疗机构。但美军方面的证词与此出入甚大。或者说,事发后美国花式赖账,一天变一个说法:

10月3日,美军在回应媒体问询时,称“不确定”在空袭行动中轰炸了医院,只是说美军在昆都士“遭到火力攻击”;

10月4日,美军改口称,空袭地点位于医院的“周边地区”,暗示可能是误炸;

10月5日,北约驻阿部队最高指挥官、美军将领约翰·坎贝尔称,阿富汗军方3日称他们在敌方据点遭到攻击,应阿富汗安全部队要求,美军予以空中火力支持;当时与塔利班交火的是阿富汗安全部队,“美军地面部队并未受到威胁”;

10月6日,坎贝尔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终于承认,轰炸医院是一个“失误”,空袭行动的决定也与阿方无关,完全由美方作出,还表示美军并没有蓄意针对任何医疗机构。

没办法啦,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6日发表声明,对美军空袭阿富汗医院“深表遗憾”,承诺彻查此事并问责相关官员。

7日上午,奥巴马致电廖满嫦,就“误炸”表达歉意,并对死难者表示哀悼。奥巴马在电话中保证,美国将对这起事件进行透明、彻底、客观的调查。如有需要,他将对美军内部的一些流程进行改革,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随后,他还致电阿富汗总统,表示美国将继续支持阿富汗政府和人民,维护阿国内安全和稳定。

让我们打开脑洞,放飞思绪,如果这事儿不是美国人干的,设想一下白宫发言人会如何谴责?奥巴马又会是什么姿态?

喏,给你们个样本:就在美军“误炸”医院的前一天,奥巴马发表讲话,指责俄罗斯军队和普京“没有将伊斯兰国和温和的逊尼派反对武装区分开来”,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表现“只会进一步增强伊斯兰国的力量”,并认为这些举动是“灾难的处方”。

“误炸”不是新闻,总统愿意道歉才是

对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驻阿富汗联军来说,“误炸”早已不是新闻。新华国际客户端根据公开报道中查阅到近5年的不完全“误炸”记录:

2015年9月6日晚间,阿富汗缉毒警察部队在赫尔曼德省执行任务时遭遇北约战机袭击,15名警察被炸身亡,4名警察受伤,8辆警车被炸毁。

2015年7月20日,阿富汗东部洛加尔省一军方检查站遭美军空中袭击,至少8名阿富汗士兵被炸身亡,另有5名士兵受伤。

2014年1月14日晚,美军在阿富汗东部帕尔万省的空袭中造成1名妇女,7名儿童死亡。事后,时任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用“最强力的言辞”严厉谴责。

2013年4月6日,北约军队在阿富汗东部库纳尔省发动空袭,从早晨持续至傍晚,造成10名阿富汗儿童身亡、6名妇女受伤。

2013年4月3日晚,阿富汗西部加兹尼省一处警方检查站在遭遇袭击时请求空中支援,北约部队迅速出动,打死“4名阿富汗警察及2名平民”。

2013年3月2日,北约部队确认在阿中部乌鲁兹甘省实施军事行动时,误将两名男孩当作反政府武装人员射杀。3月30日,包括2名儿童在内的9名平民在北约空袭中身亡。

2012
年5月7凌晨,北约部队空袭了巴德吉斯省巴拉米尔加布地区的一栋民宅,造成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14名平民死亡、6人受伤。此前三天,北约部队在该省桑金地区的空袭,造成6名平民死亡。

2011年8月9日晚,北约部队攻击了阿南部坎大哈省一座警察检查站,致使4名警察死亡、2名警察受伤。当月1日,北约部队在努里斯坦省的空袭误炸导致4名阿富汗警察身亡,2名警察受伤。

图片 3

2011年5月28日晚,包括多名妇女和儿童在内的14名平民死于北约部队在阿富汗南部赫尔曼德省的空袭。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报告显示,仅2011年就有187名阿富汗平民在北约联军的空袭中丧生。

2011年3月25日,北约部队在赫尔曼德省瑙扎德地区的军事行动中,对两辆可疑车辆实施空中打击,但随后发现,车辆所载人员为阿富汗平民。
当月1日,北约驻阿部队在阿东部库纳尔省空袭中导致9名儿童死亡。

2010年7月23日,北约部队在南部赫尔曼德省的一次军事行动中炸毁一座房屋,致使52名平民丧生。死者中包括许多妇女和儿童。当时一些平民为躲避冲突挤进此房屋,随后被北约部队的火箭弹击中。

2010年7月7日清晨,一队阿富汗士兵在加兹尼省安达尔地区对塔利班武装分子设下埋伏,但遭到北约战机轰炸,造成6名阿富汗士兵丧生。

2010年2月21日,北约部队在阿南部代昆迪省的一次空袭,造成包括4名妇女和一名儿童在内的至少33人死亡,另有12人受伤。

……

图片 4

真可谓屡炸屡“误”,屡“误”屡炸。擅长统计的美国国防部前几天还在发布数据称“俄罗斯在叙利亚90%的空袭没打到伊斯兰国”,不知道有没有算过自己在阿富汗的命中率。

对于美国而言,这次总统亲自出面为“误炸”道歉已经是一种进步。1999年,美国B-2轰炸机轰炸我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三名中国记者当场死亡,数十人受伤。你要理由?“使用了美国中央情报局过时的地图。”你要道歉?别闹了。

我们要客观肯定这种“进步”,但是道歉之后呢?

如果和平奖得主犯下战争罪,道歉有用吗?

网民都在借用道明寺的名言调侃奥巴马:“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他们忘记了,美国也自称“世界警察”。

2009年,刚刚上任不久的奥巴马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竞选时,他宣称用战争解决问题不是最好的办法,严厉批评前任小布什的“单边主义政策”。或许,诺贝尔组委会是将这个诺贝尔和平奖提前发给了奥巴马——基于他的言行而非他的实际工作成果。在人们的良好愿景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这个标签,对于奥巴马来说是鼓励,也是心理约束。

但这种约束在美国国家利益面前显然起不了多大作用。获奖后,奥巴马并没有带领美国为世界带来更多的和平之音。美国一方面依然深陷阿富汗与伊拉克战争的泥潭,难以抽身,另一方面仍不思悔改,将更多其他国家的人民置于家国破碎的境地。2011年美国在打响了利比亚战争的“头炮”,之后甩手他国。而美国在叙利亚挑起的战争不但摧毁了叙利亚人的家园,众所周知今年以来这些无家可归、向西逃亡的叙利亚难民也将欧洲拖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图片 5

此次新闻的另一个主角是1971年在巴黎成立的MSF,它于1999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该组织的宪章写道:“无国界医生的救援行动无分种族、政治及宗教目标为受天灾、人祸及战火影响的受害者提供援助。”

诺贝尔组委会或许万万没想到,两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同一篇新闻报道里。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德·侯赛因说,轰炸医院是“不容辩解”的行为,“可能等同于战争罪”。但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7日表示,“战争罪行”是一个法律层面的界定,他不予置评。

谁来做出这个“法律层面的界定”呢?眼下,美军、北约和阿富汗政府三方都在就“误炸”医院展开内部调查。

遭到美军空袭次日,MSF宣布撤离昆都士,多次要求第三方国际组织进行彻底和透明的调查,并要求进行责任追究。哪怕在接到奥巴马的道歉电话后,廖满嫦女士依然发表声明,呼吁第三方国际组织介入。

美国及北约不予理会。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约翰·柯比7日说,五角大楼有信心展开“彻底且透明”的调查,不需要“外人”介入:“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希望由国防部来调查此事。卡特对国防部正在进行的调查充满信心和信任。”

美国总统兼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道歉有用吗?不管有没有用,这恐怕是被活活烧死在医院的医生和病人们得到的唯一解释了。此次悲剧大概会以美方“误炸”的调查结果草草收场,连一个顶罪的临时工都不会有。对于阿富汗人来说,更大的悲剧在于,这不会是最后一次“误炸”。

本文来自政经资讯新媒体观察者网,转载已获观察者网授权。